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心魔种道 > 第五百八十章同时推进

第五百八十章同时推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如果是以前,闯入地渊的既然只有一个朱炎煦,那当然是用一个真实之梦糊弄过去。
  
  大可不必,专门为此,将地渊地图提前展开。
  
  不过现在柯孝良的格局大不一样了。
  
  既然有人要进入地渊,那地渊的部分地图,大可以直接开放。
  
  些许魔性值的输出,也算不得什么。
  
  看着飞速下降的魔性值储存值,柯孝良皱了皱眉头。
  
  随后又搞了两个折磨人心态的副本,丢到不同的世界里去。
  
  当然为了让副本具有诱惑性,副本奖励设置的很有吸引力,至于爆率···秉承优良传统,爆率只有零和百分之百。
  
  此时进入地渊的朱炎煦,所看到的却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地底世界。
  
  荒芜与荒凉,当然是意料之中的风景。
  
  地渊是新神为囚禁古神,所准备的牢笼。
  
  既然是牢笼,就断没有风景如画,气候宜人的道理。
  
  倘若是有···便是另有所图。
  
  至少在此刻朱炎煦眼中看到的,满眼皆是荒芜。
  
  这是比沙漠和戈壁,还要荒芜的土地。
  
  这里甚至没有满角的细沙,以及风、阳光、干燥的空气。
  
  一成不变的,只是坚硬、冰冷、枯燥的石质地面。
  
  虽然并不平整,却没有任何的植被覆盖。
  
  空气稀薄极了,如果不是朱炎煦身上多了许多底牌,又有火神血脉在,只怕无法在这里存活。
  
  冥冥中,朱炎煦甚至感觉,有很多视线,正盯着自己。
  
  他们是刻意被他发现的。
  
  目光是那般肆无忌惮,充满了残酷与暴虐。
  
  猛然间!
  
 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丢了过来。
  
  啪嗒一声。
  
  一条巨型的蠕虫,出现在朱炎煦的面前。
  
  与其说这是一条虫···不妨说它是一团肆意生长的肉条。
  
  遍布全身的细脚,密密麻麻的眼球,蠕动的肉须,扁平的骨甲,长毛的鳞片,伞状般撑开,长满了嘴和利齿的触须···。
  
  这玩意长的随便极了。
  
  似乎是因为封闭的环境,缺乏光线的暗淡,给予了它肆意野蛮生长的本钱与底气。
  
  巨大的虫子,眼睛是褐色,高高鼓起,身躯则是一节一节的。显得异常肥胖。
  
  一人一虫只对视了一瞬间。
  
  当然···朱炎煦的两只眼睛,需要面对的是对面至少数千双各不相同的眼球。
  
  这些眼球疯狂的转动着,相同的是···都释放着疯狂的恶意。
  
  刹那之后,那伞状的触须,朝着朱炎煦飞掠过来,张开了上面最大的那张嘴。
  
  朱炎煦可以清楚的看到,布满黑色未知粘液的嘴里,正细密交错宛如刀剑般的利齿。
  
  朱炎煦没有犹豫,一脚猛然跺下。
  
  脚下的石头裂开了长长的裂缝。
  
  挥手之间,就将一大块石头从地面掏起来,随后暴力的朝着那张可怕的嘴里塞去。
  
  尖锐的石锋,笔直的刺入长长的,宛如藤茎般的咽喉?
  
  巨虫扭动着身体,却没有吐出石块,只是拒绝和吞咽着,然后背过身体,继续对着朱炎煦。
  
  此刻再看这一面···上面长着一些古怪且扭曲的面孔,仿佛这才是正面。
  
  一张面孔紧锁着眉头,然后吐出了几个古怪的音节。
  
  随后大量的风突兀的生成,汇聚和压缩成了一个漆黑的圆球。
  
  古怪的吸力,就以那个圆球为核心诞生,不断的朝着朱炎煦袭来,要将他卷入其中。
  
  朱炎煦急忙运转起火神神力,用神力抵挡着这股吸力,却发现身体依旧不受控制的朝着那圆球靠拢。
  
  更麻烦的是···更多的触须,张大了嘴,朝着他袭来。
  
  他甚至看见了,在一些嘴里,还有大大的眼球。
  
  这些眼球上血色的经络爆起,满是恶意的盯着朱炎煦,像是在释放某种诅咒。
  
  朱炎煦急忙释放出更多的神力,然后编织成一张火网。
  
  火网笼罩在他的周围,抵挡着触须的接近。
  
  同时一道道豆点般大小,却十分凝实的火球,朝着那黑色的圆球袭去。
  
 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。
  
  火网炙烤着触须上的肉质,散发出古怪的焦香味。
  
  朱炎煦却感觉头晕眼花。
  
  这焦香味里有毒。
  
  火神神力布下的火焰,虽然可以伤害到这怪虫,却因此也释放出了它体内蕴藏的毒素。
  
  朱炎煦挥手抽出了背后的长矛。
  
  随后大量的神力开始洗练这一杆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石矛。
  
  蛮荒世界是一个物质极为丰富的世界。
  
  即便是最普通的石,拿到现实中去,或许都相当于一定品级的灵材。
  
  而用来专程打磨兵刃的石料,则质地要更好一些。
  
  当神力充斥满石矛,原本早就经过朱炎煦多时日以神力梳理的石矛,瞬间改变了状态。
  
  它的前端,伸出了长长的锋芒,矛身上多了一些火红的刺点。
  
  当朱炎煦挥舞起这长矛时,绯红的火环,便一圈圈的飞出去,然后分别套在了怪虫的身上。
  
  随后,当长矛飞掠,刺向怪虫的腹部之时,所有的火环也在同一时间引爆。
  
  同时引发的伤害,为的是在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冲击力,将这个明显生命力旺盛的怪虫斩杀。
  
  朱炎煦很清楚,不能和这个怪虫打持久战。
  
  对方具备的天赋和生命力,都会将他拖死。
  
  巨大的伤害爆发的同时,更多的毒气也被释放出来。
  
  朱炎煦的体表,一截花纹淡化了些许。
  
  一个透明的青色罩子,将他笼罩覆盖,避免了与大量毒气的直接接触。
  
  怪虫的身体,被不断的灼烧。
  
  它似乎又发出了某些古怪的声音。
  
  周围那些注视着朱炎煦的视线,却在这个时候少了一大批。
  
  剩下来的视线,却依旧充满了冷漠和恶意。
  
  怪虫在火焰的燃烧中,化作了一团浓郁的毒烟。
  
  它并没有死···只是转变了形态。
  
  仿佛在它的‘设置’里,就不存在死亡这个概念。
  
  随后这庞大且剧烈的毒烟,在一阵猛然刮起的狂风里,朝着朱炎煦席卷、包裹而来。
  
  剧毒在腐蚀着朱炎煦体表的那一层青色罩子。
  
  朱炎煦身体上,某一节的特殊花纹,越来越淡。
  
  朱炎煦却没有再着急进行反攻。
  
  因为他要搞清楚,究竟该怎么样,才能击溃这个已经算不上怪虫的···怪虫。
  
  对于那些无法杀死的,就可以选择封印、切割、限制甚至是驯服。
  
  不死的能力,在蛮荒的世界里,绝对谈不上无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