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心魔种道 > 第五百八十一章遗族

第五百八十一章遗族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只是一瞬间,朱炎煦就感觉浑身就像是被一座无比雄浑的大山压下来了一样。
  
  啪嗒!
  
  麻衣多只是瞪了一眼,朱炎煦便浑身僵直,再也无法有任何的动作。
  
  显然是因为二者之间的实力,差距极大。
  
  至于为何在此之前,朱炎煦没有第一时间被发现。
  
  可能是故意让他听见,也有可能是因为地渊的环境特殊。
  
  看着突然从大石背后跌落出来的朱炎煦,中年男子西崖没有任何的表示,只看着麻衣多,猜测着他的行为。
  
  朱炎煦快速的引爆了体表的一道花纹,将自身从僵直状态里解放出来。
  
  随后手持通过神力洗练,绽放过后的长矛,朝着麻衣多刺去。
  
  “噗嗤!”
  
  麻衣多不闪不避,任凭长矛穿透了他的身体。
  
  朱炎煦爆发出强烈的火神神力,却在收回长矛后,发现麻衣多的身上光晕微微荡漾,那心口的裂痕迅速愈合,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。
  
  “这不是他的弱点!”
  
  “他和这里的那些怪物一样···或者他也是怪物,又或者那些怪物,本就曾经也是人?他们都是不死的?或者说是···无法被轻易的杀死。这是他们共同的特性?”朱炎煦突然有了这样的概念与念头。
  
  这个念头来的如此突然,却如此的让他确信。
  
  没有迟疑,没有后退,没有害怕,朱炎煦大喝一声。
  
  再次攥紧了手里的长矛。
  
  爆发出强烈的火神神力,一矛朝着麻衣多的咽喉刺去。
  
  既然一处弱点攻击未曾奏效,那就换一处再来。
  
  作为朱炎部落出来的战士,真正面对战斗时,朱炎煦便会一瞬间忘却害怕,全身心的投入战斗中去。
  
  这也是蛮荒世界里,大多数部落的战士们,所具有的状态和心态。
  
  面对朱炎煦的莽撞进攻,麻衣多却只是怪笑了一声。
  
  随后,便剑其身体忽然一扭,整个给人一种突然四分五裂开来的错觉。
  
  而朱炎煦的这一击,也自然是落空。
  
  麻衣多在距离朱炎煦,足足有五尺左右的位置,身形定住,变得真实,不再扭曲。
  
  随后似乎使用了某种神术。
  
  朱炎煦一瞬间,就感觉到,身上穿着的毛皮,变成了牢笼。
  
  将他死死的锁住,让他无法挣脱,甚至无法呼吸。
  
  “火神的后裔!说起来和我们倒也算是有些渊源,索性让他多听了一两耳朵。”
  
  “只是没想到,他体内竟然还有另一股血脉,嗯···是新神的味道。我太熟悉了,我曾经吃过多少新神的后裔?”
  
  “啊!多的已经数不清了!”麻衣多对着朱炎煦笑着说道。
  
  牛角盔下,裂开的嘴里,满口的白牙闪烁着兵刃般的寒光。
  
  朱炎煦再次引爆了一道花纹。
  
  此时他体表还留存的花纹已经不多了。
  
  借助着突然的外力爆发,朱炎煦来了个爆衣。
  
  随后就这么‘童趣’的站在原地,手里的长矛,汇聚了庞大的神力,朝着麻衣多投去。
  
  麻衣多却只是双目一瞪。
  
  那汇聚着庞大神力的长矛,便在其目光之下,爆裂开来,随后化作了石粉散落。
  
  “怎么不用你另外的神力?你不配为火神后裔!”
  
  “拥有了仇族之血的污秽之人,我会代替火神,来清洗你的罪孽。”麻衣多这样对朱炎煦说道。
  
  “喝!”
  
  朱炎煦大喝一声。
  
  阳水之神的神力,冲破了第一道封印木刺,然后爆发出来。
  
  须臾之间,一条金灿灿的长河,宛如长鞭一般,朝着麻衣多抽打过去。
  
  麻衣多猛然后退,再也不复之前的自如。
  
  随后用惊疑的眼神看着朱炎煦。
  
  “第一代神裔···神之子!你的血脉···怎么可能?”
  
  “怎么还会又神之子?”
  
  “你究竟是谁?拥有的又是谁的血脉?”
  
  朱炎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  
  此刻他感觉体内的阳水之神血脉,与火神血脉,第一次出现了‘交汇’。
  
  就像两条原本绝不可能交叉的铁轨,突然出现了某种跨越空间的碰撞。
  
  而那条虚幻的金色长河,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。
  
  金色的火焰猛然抽击,灼烧过空气,生成了一层层的褶皱。
  
  “原来是···祂!阳水之神···火神!竟然还有这样的因由?两种血脉竟然可以融合,如果是这样的话,有些事倒是有解释了···。”
  
  “小子!我要抓你去见祖神!”
  
  话音未落,麻衣多已经伸出一只手,狠狠的朝着朱炎煦爆发出来的金色炎河抓取而来。
  
  啪嚓!
  
  金色的炎河,在麻衣多的手掌之中,化作了碎裂的光点。
  
  而朱炎煦也被猛然用巨力贯摔在地。
  
  与此同时,大量的麻丝,从麻衣多的袖子里飞出来,化作绳索捆在了麻衣多的身上。
  
  当朱炎煦被捆住之后,便像是被抽去了神脉,失去了对神力的操控,酸软无力的倒在地上,愤恨的怒视着麻衣多。
  
  朱炎煦不理解麻衣多所说的那些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  
  但是他能明白,麻衣多是敌人。
  
  即便他明白这个核心本意,却因为实力的问题,只能被敌人擒拿。
  
  麻衣多看着被捆住的朱炎煦,眼神中还带着探究。
  
  正要将朱炎煦擒在手中,然后带到地渊深处,去见他头顶被封印的古神。
  
  意外却再次发生,此时···一群绕过了绿洲,在雾霭里摸索前进的家伙,终于走到了这里,且看到了这场本已经结束的战斗。
  
  毫无征兆的,两拨人便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。
  
  “卧槽!”刚刚受了刺激,精神有些紧绷的剑宗长老玉伏龙直接抽剑一击。
  
  庞大的神力,却被压缩成了一道细碎的剑芒,笔直的飞过半个空地。
  
  好巧不巧的,正斩在了麻衣多手上的麻绳上。
  
  将麻绳撕裂。
  
  麻绳断裂后,延续的力量也发生了改变。
  
  朱炎煦爆发神力,再次拔出一根木刺,阳水血脉再次解封一部分。
  
  将周身缠绕的麻绳,也同样都震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