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矜贵 > 第四百二十章 大结局 下

第四百二十章 大结局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四百二十章大结局(下)
  
      谢珂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?
  
      魏湘初时以为是自家姑母玉阳袒护了谢珂,毕竟自从谢珂与齐律回京,小夫妻二人便一直借宿在玉阳公主府。之所以不回齐氏,其实魏湘心中也隐约明白,齐律不过是不想和齐氏夫妻太过亲近,毕竟那扑天盖地的关于齐律生父实是先帝的传言委实诛心。
  
      何况齐夫人自始至终对这个次子关爱也不多,又出了这样的传言,外人难免猜忌。倒不如索性躲了清静,京城哪里还有比玉阳公主府更合适的去处?
  
      玉阳公主早年丧夫,只有一子。而且也不常在京中,如今又不知道游荡去了哪里?
  
      齐律小夫妻住进公主府,一来陪一陪玉阳公主,二来也可以得些清静,毕竟没谁敢在公主府里闲言碎语。而且自从齐律离京后,他便暗中安排了人手盯防谢珂。他虽不打算打谢珂的主意,可是谢珂还是留在京中,他才觉得安心了些。
  
      当初齐律之所以将谢珂留在京中,恐怕也是有此打算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为何谢珂会突然不间呢,而且玉阳公主立时派人来禀,比他派到谢珂身边的探子还快了半个时辰。可见谢珂失踪之事,玉阳公主并不知情。魏湘想到这里,立时扬声唤了内侍进来,然后吩咐不惜一切,要找出谢珂,万不能让她出城。
  
      于是这一日到了开城门之时,城门依旧紧闭,以至百姓怨声载道。可是守城官依旧冷着一张脸,他得到的皇命是不准出入,于是城门前聚的人越来越多。守城官不由得急得额头浸出汗来,要知道若是百姓过多,冲撞了城门,他便也是无济于事,于是守城官立时唤来手下去搬救兵。京城有四个城门,平日城皆可出入,如今城门紧闭。城里城外的人皆是越聚越多。
  
      最终。还是发生了冲撞之事。
  
      湘帝无法,只得派了人手镇压,同时强行闯门之人。自然派了护卫追捕。
  
      齐律离京前,将京畿卫金牌交回。这次湘帝派来镇压百姓的便是京畿卫,京畿卫的恶名,几乎全城百姓皆知。见他们出手毫不留情的伤了人,百姓们终于安静下来。随后缓慢散去。
  
      魏湘将搜捕重点放在强闯出城的人。
  
      总共派出十几队京畿卫……而这时的谢珂,则立在四面楼的包间中,看着街上匆匆而过的京畿卫。
  
      四面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,而他暗中则是齐律的产业。这点知道之人甚少。
  
      这包间十分隐密,是当日替齐律修建院中密室之人帮齐律建的。所以她呆在这里,十分安全。京畿卫如何办事。她十分清楚。她没打算立时出城,便是顺利混出京城。路上也必定十分凶险,倒不如静观其变,只要她不在湘帝手中,齐律和小舅舅楚晔便无所顾忌。
  
      这厢谢珂在酒楼中安静等着风波过后,宫中湘帝自是焦头烂额。
  
      一旁皇后也念叨着该早些听她的建议。直让湘帝越发的怒意上涌。最终冷声下令将皇后身边伺候的宫女打杀了几个,心情才好了些。皇后自是被吓到了,再不敢多言。
  
      而这时,内侍来禀。说是有人执了他的令牌求见。
  
      他冷哼,瞪了一眼皇后随后离去。让魏湘没想到的是,来见她的竟然是齐家大少奶奶和……“陛下,她是权笙的妻子,谢珂的族妹。”
  
      权笙的妻子?谢珂的族妹……望着那个看起来十分落魄的女子,魏湘实在提不起什么问话的兴致。倒是那女人抬起头,眼中闪着浓浓的恨意。“陛下,我是谢珂的族妹。若是陛下寻不到谢珂,我愿代谢珂尽些绵薄之力。陛下但将我绑到杀场前,不管是楚晔还是齐二爷,他们若对我出手……”“若对谢玉出手,不管是楚晔还是齐律,都没有好名声。所以陛下,臣妻才带谢玉入宫。”说话的是孔氏,齐涣之妻。
  
      这人当初也算帮到了魏湘,所以魏湘曾将自己的令牌相赠。倒不想这女人还真的给了他一个惊喜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谢玉与谢珂姐妹关系算不得好。可就如谢玉所说,把谢玉带至军前,将士们不明所以,如果楚晔伤了谢玉,那便是楚晔的过失。若是齐律伤了谢玉,自然也会被诟病。只是如何让谢玉的出现顺理成章呢。
  
      最终魏湘想到了一个法子。
  
      他最终将谢玉的头蒙上,便传消息给楚晔,说是齐律不仅休弃,而且为表清白,特意将谢珂绑于两军阵前……要杀她祭旗。
  
      谢玉知道计划后,心中不由得有了悔意,所谓刀剑无眼。若是真的因此丢了性命岂不吃亏。
  
      哪怕现在权氏一落千丈,可好歹能填饱肚子,若是命都丢了,便是有金山银山又有什么用?
  
      只是她此时后悔也无用。魏湘立时开始布置。
  
      而这些,谢事被蒙在了骨里。她今日呆在四面楼中,按着她一早和齐律计划好的在施行。只是谢珂终究有一事料错,那便是……齐律知道她必定无恙,可是楚晔并不知晓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齐律会背信弃义,可是若是魏湘趁齐律不在,真的对谢珂出手可如何是好?在楚晔心中,天下和谢珂哪个轻哪个重,倒真的难以定夺。不过情感已先理智而动,当收到消息后,楚晔沉思良久,最终没有如约拔营远遁。
  
      终于,楚晔和齐律在杀场相遇。这时候,齐律也察觉出异样来。
  
      魏湘暗中安排的人手已避了齐律悄然将谢珂挂到了两军之间。谢玉面覆轻纱,因与谢珂身形相近,又梳了谢珂惯梳的发式,穿了谢珂惯穿的衣裙。远远看去,真的难辩真伪,齐律大惊,正在前去查看。一旁的副将打马上前。“齐将军,这是陛下的安排,还请将军少安毋躁。”
  
      齐律压根不是个能少安毋躁的人。
  
      便是他知道那人不是谢珂,可是楚晔不知啊,若那人因此而做出什么出格之事来……齐律握紧了双拳,暗骂魏湘不是东西。“滚,那是爷的女人。由得你们绑在杀场上。”便是明知不是。此时也只能佯装不知。副将见此。面露迟疑,最终还是开口。“那人并非齐夫人,实是齐夫人族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休得骗爷。那明明就是爷的女人……”说完。不顾副将阻拦,打马上前。而同时,楚晔也打马上前,两边将领竟然都这般不管不顾的闯上前来。着实让手下们无所适从。齐律这边副将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静观其变。而楚晔那边,也是不动如山。
  
      近了,离得近了,已经近到能看到那女子的脸。虽然遮拦着半张脸。可是还能看出那人并非谢珂。不过楚晔已毫不留情的场起长剑。竟然是直刺那女人……“楚晔,你做什么?”齐律大喝。“自然是斩了你的妻子,以慰我那些战死杀场兄长的在天之灵。”“楚晔。她可叫你一声‘小舅舅’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“你怎么能忍心杀她?”齐律不知楚晔打了什么主意,可见他如此。自然只能配合。
  
      “即是死敌,如何不能杀?”“楚晔,你疯了。”
  
      见楚晔拔剑,齐律也刷的一声拔出长剑来……两枪相碰,错开。齐律不知道楚晔到底有什么打算。可如今,似乎也是骑虎难下。面此时谢玉早已被吓得面无血色,眼睁睁看着两个男子打在一起,自始至终,二人谁也没有看她。
  
      又一个错身,齐律送出长剑,楚晔明明可以避开。
  
      可是他竟然身子微微一偏,那一剑,直直刺进楚晔肩胛……“你疯了。”楚晔笑笑。“我不是你,哪怕谢珂有一丝危险,我也会为了她做出百分退让……”这话一出,让齐律不由得呆怔。此时,那副将见此,大喝一声冲啊。齐律手下那几万兵马,瞬间蜂拥而至。
  
      楚晔败北……
  
      败的莫明其妙。败的,让齐律忍不住的心颤。这次得胜,也终于让魏湘龙颜大悦。
  
      见没有谢珂,齐律依旧取胜,而且齐律那一剑,则彻底消除了魏湘心底的猜忌。对于谢珂的踪迹,他倒不那么在意了。虽然京城依旧在盘查,可是谢珂若想出城,倒也不算难。
  
      于是谢珂借机乔装出城,直奔楚晔所在。
  
      因为她听说,楚晔伤重……发生了什么?谢珂并不知道,可她依旧满心忧虑。她怕,怕楚晔出事。这世上,真心待她好的人不多,而小舅舅,是她最不愿伤害的那个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