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矜贵 > 第四百二十一章 明月相思局 全文终

第四百二十一章 明月相思局 全文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四百二十一章明月相思局全文终
  
      她将是史上第一个承袭城主之位的女子,因为她的父母只她一个女儿。www.xshuotxt.com
  
      她的母亲贵为公主,是楚帝亲封,并赐封号‘宝’。楚帝一生未立皇后,便是群臣劝阻,也未能让他改变心意。所以她的母亲是这世上身份最尊贵的姑娘,楚帝曾希望母亲留在京中,并特意给母亲建了一座公主府。
  
      只是母亲在公主府不过住了半载,便依然随父亲回到封地邺。
  
      见母亲心意已决。楚帝最终只得下诏,邺城世代皆为齐氏所有,无论子或女,皆可承继。这诏书在朝是自然引起轩然大波。因为邺城,是唯一不受朝廷约束的地界。以前魏氏皇朝所分封的城池,皆已收回,受朝廷辖制,只邺城,独善其身。
  
      邺城其实更像个小国,有文官,有武将,还有城卫负责邺城治安。
  
      在邺城,他们父亲是城主,母亲是城主夫人。不过很多人习惯尊称她一声‘公主夫人’。而她,则是他们唯一的女儿。
  
      据闻以前也曾有人非议,说她的父亲只她一女,未来邺城何人承继?
  
      据说还有显贵意图将女儿送进父亲后宅。可他们忘记了……前朝时父亲身份显贵,是京城齐氏的二公子,而且行事胆大包天,名声显赫。可是这是新朝……她的父亲之所以依旧是邺城城主,其实仰仗的是她的母亲。这些显贵们的所为自然激怒了父亲。
  
      母亲倒没有说什么,只在一旁淡淡笑着。父亲却冷冷的开了口。
  
      说了句,他的女儿,胜过世间万千儿郎……这句话出口。震惊四下。一个月后,楚帝的诏书便到了邺城。而她,则在及笄之后名正言顺的接下城主之位。
  
      因为父亲说,这辈子亏欠母亲良多,想在有生之年,带着母亲走遍这以前大魏,如今大楚的天下。
  
      只是在他们离开前。想要给她定门亲事。哪怕她是城主之尊。姑娘大了,也要出嫁的,这是母亲说的。母亲还说。一个姑娘家,有什么做为不当紧,要紧的是找个知冷知热的男子疼惜着,二人相濡以沫一生。
  
      母亲说这些的时候。父亲总是绷着一张脸,可是唇角却又不由得染了笑。
  
      她自幼看惯了恣意的父亲。暴怒的父亲,冷着脸的父亲,像这种绷着脸却又带了笑意的父亲,她见之甚少。
  
      母亲曾说过。她幼时,父亲宠她几乎上天。只是待她长到五岁,父亲痛定思痛。下定决定教导她。说她将来可是要做大事的,万不能习得一身臭毛病。于是。她余下的十余年,都是和师傅,和周伯,和周家的公子均哥儿一起度过的。
  
      均哥儿年长她岁,均哥儿学的东西,她都要学。而且父亲要求她,要比周均学的好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她这几年过的很有几分辛苦。母亲常常面露不忍,这时候,父亲会轻斥一句‘慈母多败儿’母亲只得瞪向父亲,然后在离去前总是唠叨一句……‘也不知当年谁把这丫头宠上了天。’父亲这时候多数都是佯装听不到的,然后继续拿了书册,考量她昨日所学。
  
      转眼前,她便到了及笄的年纪。
  
      而她的亲事,也在她的默许下,由父亲出面……父亲之意,要给她寻个世上最最优秀的男子相配,父亲说,他的女儿,堪配世上一切儿郎。
  
      便是楚帝,也在朝中权贵中寻了几个年龄与她相当的,正赶往邺城。
  
      因为父亲说,他要广邀天下男子,要给他的小明月选一个最最优秀的男子。那样,他们才能放手,才能放心,才能去徜徉着大楚美景。
  
      她只是觉得好笑。
  
      想她即不是养在闺阁的小姐,也不是琴棋书画皆通的闺秀。父亲这样的举动,恐怕会让天下人嘲笑邺城城主行事依旧如从前般肆无忌惮。至于这位城主家的小姐……还是少惹为妙。
  
      谁会愿意娶个不通女红,入不得厨房的姑娘为妻。
  
      而且他这个妻子将来还是城主,还要掌管邺城一地……
  
      只是她显然见识浅薄了些,却不想到了选婿那日,邺城简直是人声鼎沸。那时候她第一次看到母亲揪了父亲的耳朵,骂他胡闹。说这样选出来的男子,与她一无感情,二不了解,谈何情深,谈何相守一世。可是父亲说,当初母亲对他不一样是不喜甚至还带着几分俱意吧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起过了这么多年,感情依旧深,深到一个要死,一个去追的程度。
  
      所以说,感情这东西,后天培养便好。
  
      母亲沉默,转头问她。说这闹剧是一早散了的好,还是由着父亲胡闹。对于被冠上‘胡闹’二字,父亲显然不满,不过在母亲微愠的目光中,父亲做了个将嘴粘上的动作。
  
      她不由得笑了。觉得父亲母亲这样,真好。
  
      也许,她也能找个像父亲这样的人,一生只疼她一个,只宠她一个。
  
      她做什么,不管对或错,不管世人怎么看,他都是喜欢的,都是理解纵容的。于是,她点了头。
  
      当晚,周均来找她。周均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生的白白净净,笑容淡淡的,有种如玉君子的感觉。她知道邺城很多姑娘衷情于他。周家时常便有媒婆上门,可是很奇怪,周均已经这么大了,性急的周伯母竟然还没给他定下亲事。
  
      他唤她月儿,像小时候一样。她笑着唤他均哥哥。
  
      自幼,她便和他亲近,在她心中,他便如同他的亲生哥哥。
  
      以往她开口唤他,他总是浅笑着点头,然后伸出手摸摸她的头,赞她一声又长高了些,可是今日,周均却冷着一张脸。她大惊。难道是哪个姑娘惹到了他。她这样想,于是也便这么问了。
  
      他竟然点了头,她大奇。世上还有姑娘能惹到他?
  
      想来周伯母知道一定高兴。于是她问是哪家不长眼的姑娘,竟然把我们公认好脾气的周公子给惹怒了。
  
      他看了她半晌,最终颓然的摇摇头,道了句她还太小。
  
      她自然不服,她哪里小了。她要及笄了。她要接城主之位了,她很快也要成亲了。她母亲便是及笄之后嫁给父亲的,隔年便生下她。
  
      周均没有再说什么。只深深望着她,这目光,让她心颤。周均从未这般看守她,她自然心存疑惑。只是不论她如何追问,他也不答。最终问的急了,他却甩袖而去。她气恼,嘟着唇向母亲抱怨,说均哥哥不疼她了。母亲似乎想说什么。最终只开口问了她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‘夫婿人选可有想过周均?’她大惊,而后大笑。怎么可能啊,他是哥哥。
  
      母亲便没再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她回到院中。顿觉无趣,不管是周均还是母亲。似乎都有话想说,可她无论怎么追问,他们又紧嘴了口舌。烦闷之下,她便想去外面走走,而邺城最美的景致,便是城外那片桃林,母亲说,多亏了这片林子,邺城的风被它们挡去了大当,所以现在邺城比起别的地方虽然环境尚算险恶,可与她们初到之时可谓是天壤之别,此时正是天月天,远远看去,那是一片桃海。
  
      丫头护卫被她勒令在林外候着,她只身一人入林。
  
      时至傍晚,林中已无人逗留。她顿时有种这整个林子都是她的恣意之感,在林中随意走着行着。看着桃花,闻着桃香。突然间,她驻足,然后眨着眼睛望着那人。
  
      那人身着白衣,在这桃林中显得有几分萧瑟之意。
  
      那人便那么静静立在林中,片刻后,转头望向她,目光中无惊无喜。
  
      她的美貌来自于爹娘,她的父亲曾是京中第一美男子,她的母亲也是少有的美人,所以她便是想生的丑些都极难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自己美。
  
      见到她的男子显然有这般波澜不惊的。那人眼神淡淡的,随后移开目光,抬脚迈步离开。她是矜持让她不会去追问对方的身份,只当这是一次偶遇。若得再见之机,便证明他们有缘,若再不得见,也不过是她人生中一个小涟漪罢了。
  
      一见钟情吗?
  
      或许吧,那人生的也十分俊郎,但吸引她的却不是他那张脸,毕竟论起美来,她家一门三美,实在没什么美色可以让她震动,该是那人眼中的薄凉之意吧。
  
      她笑笑,笑自己真是个不经事的,不过见到一个陌生男子,不过觉得那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。像……像盛放的海堂花,摇曳生姿,哪怕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可是回味之下,却又让她感觉清冷孤寂,仿佛瞬间,灼痛了她的眸子。
  
      少女情怀总是诗。她苦笑……
  
      再次得见他,她想,这便是母亲所说的缘分吧。选婿之时,她竟得见他。父亲并没有弄什么文试,武试,也没有出考题难为他们。父亲是真心想让她找个合情合意的。于是,成就了她和他。
  
      父亲事后赞她,不愧是他的女儿,言下之意,却是满意的。
  
      她这才知道,那人出身大楚东部的商贾之家,因是家中庶子,被其父勒令着来凑这‘热闹’。毕竟若能娶到邺城城主和公主之女,也可谓是一步登天。
  
      她想,他该是欢喜的。
  
      那一天,她知道了他的名子。
  
      叶绯,一个绯字,让她喜欢上了红色。她盼望着,盼望着他们大婚的日子。其间周均来质问她,问她真的要嫁那叶绯为妻?
  
      她笑着点头,一脸的喜色。
  
      周均再问。问她可了解那人?可知那人的喜恶?可知那人心底是否愿意娶她。
  
      她有些愠。反问道,若不愿娶她,他何必来。周均沉默……
  
      大婚那一日,他一身绯色喜服,不胜酒力的被婢女扶入房中。母亲说,喜帕要由夫婿来掀。她等着,等着……
  
      眼前,是浓浓的红色,透过氤氲的红色,她隐约能看到男人绯色的身形。
  
      她以为。他该是欢喜的,他会来掀喜帕,会携了她的手,会唤她一声明月……可是,他的声音很好听,只是听在她心中,却仿佛带着浸骨的寒。她不知道他哪里得来那么大的胆子。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笃定她不会怒。他说。他并不想娶邺城这位名动天下的城主之女,也不屑来攀附齐氏。
  
      他还说,他心中有人。
  
      只是其父相迫。若他不来此,他的心上人难保性命。
  
      真是笑话,天下最大的笑话了。她,齐明月。竟然会……竟然会嫁这样一个男子。叶绯……叶绯。这名字瞬间沁进了她的心底,疼。死命的疼。
  
      她不知道别的姑娘对于新婚之夜是什么感觉,或娇羞,或喜悦,而她。只是心冷。她的喜帕,最终是自己掀开的,那时。已近天明,而她的夫君。那个叫叶绯的男子负手立在窗边,看样子,枯站一夜。
  
      悔吗?
  
      她不知道,她只知道,望着窗边那个单薄的身形,她突然觉得不恨了。
  
      他没有欺她,也未瞒她,而是在成亲当日如实以告。有人会说,为何不拒绝?为何不提前告知?事实上,在邺城这个地界,没谁敢忤逆她父亲……何况他的心上人还在其父手中,她选中了他,而他,别无选择。
  
      他们便这样成了夫妻。
  
      有名无实的夫妻,夜里,他们各据一边,他们中间,永远隔着一个人的距离。
  
      父亲问他,他待她可好?她回,好,很好。
  
      母亲问他,他待她可好?她回,好,很好,好的不能再好的。而她眼中的湿意,是喜极而泣。母亲轻叹,只叮嘱她……能成为夫妻,是百世修来的福份。
  
      她点头,她知道自己要惜福,她知道母亲看出了异样,也知道母亲终究心疼她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对于她的决定,母亲虽不赞同,却接受。有这样的父母,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姑娘。哪怕她的夫君心中装着另一个女子。
  
      父亲原本定于她及笄之后将城主之位交付。可最终,父亲只说让她暂代,而没有交出城主印鉴。
  
      她自幼所学皆是为此,她自信能当好这个城主。只是……她的夫君终日无所事事,每日负手立于窗前,那样一个男子啊,明明该是比海堂花还要耀眼的男子啊,如何能这般荒废下去?
  
      于是,她成了个只知道玩乐享受的代理城主。周均来寻她,见她望着园中的牡丹发怔,不由得摇摇头。“你小时候虽喜折花,长大后倒不见这喜好了,如今又重提旧习吗?”她笑的无赖。“不可以吗?我发觉折花这习惯挺好,看着一朵朵花在自己手中凋零,碎成无数瓣,实在是件能让心情变好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为了一个男人,齐明月,你真出息。”周均怒声过后,甩袖离去。
  
      是啊,为了一个男人,她成了个不学无术的,成了母亲最最不希望她变成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邺城在叶绯的治理下很是国泰民安,百姓丰衣足食,不管遇到什么难题,他都能迎刃而解,渐渐的,他的盛名日甚。这是她喜于见到的,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意他有多深?
  
      真的到了为了他不惜一切的地步吗?
  
      可如果没有……为什么看到他偶尔展露的笑颜,她便觉得自己的心比吃了蜜还要甜。
  
      她想,他即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的,这世上之事,只要他喜欢,便没什么她不能为他办的。
  
      一年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